首页 散文集名家散文正文

时间记忆虚空听到季节野菜笼屉好像江南窝头喜欢面儿

符韵散文网 名家散文 2020-09-28 01:02:53 5459 0

  岁月长河里,我风雨兼程,赶着奔向未来,那光明的路,每一次经过人生的十字路口时,犹豫不决的思绪,承载着心灵的负荷,每走一步,好像都错过了路途最美的风景。尘世间,很多华丽的炫目,诱惑错误的抉择。于是习惯了,习惯用岁月的画笔,夹着记忆呼唤,勾勒了时间流过的水韵图,生命里的起起落落,来去匆忙,斑驳无痕地什么都抓不住,而时间所歌,岁月依旧芬芳。

  我回忆,那个原本夏天都还曾拥有的美好记忆,回忆那个遥远的江南小镇里独有的情感……

  雨氤氲而开,似烟的水汽迷迷蒙蒙,彷如缠着心剪不断理还乱的情。雨是为情而落吗?滑落了心的泪,什么时候做了打湿衣衫的冷冷清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江南风)

  野菜的第二种吃法是菜团团。将野菜焯熟剁碎,将白薯面儿或苞米面儿和剁碎的野菜参合在一块儿,放好盐、花椒面儿、葱花儿等佐料,做成一个个大大的窝头,放在笼屉上大火蒸,即便还没有揭开笼屉盖子,烟雾升腾中野菜窝头的香气已经让人垂涎三尺了。

  曾经的我以为别离是苦涩还是甘甜我不明白。唯一清楚的是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间里的眼神的凄楚,让我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悸动。你的眼神早已杀死我千百回,我以为即使我不怕千军万马,也敌不过你那凄凄的眼神。曾经的我发现自己不能清晰的分辨你的缺点和优点时,早已泥足深陷。但是不管经历了伤害还是什么,这所有的一切都已过去。我喜欢李商隐的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”也喜欢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我不是重拾忧伤,只是透过窗外迷茫的雨雾,感受着春雨滴答的声音,聆听着李玉刚《出塞曲》演唱声,在无边的黑夜里,体会曾经的滋味。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听到这么伤感的歌声心里难免产生一丝淡淡的悲伤情绪,而我的日子仍然在平淡的过着。圣经中写道“虚空虚空凡事尽都虚空”,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是空手来,离开时,仍然空手而去。今夜我胡思乱想,留在心中的那一段深深的伤害把我淡黄色的真丝衬衣茵湿,一滴一滴的散开来,好像一朵朵凄美的梅花。可是,我依然的将自己这忧伤抛开。想起了那一首陆游的词: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辗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我依然是我,淡淡的日子早已过去,淡淡的心事早已过去,淡淡的悲伤也已过去,心事萧萧落地于一缕浅伤薄哀间的低眉怀想中轻舟离岸,你在我游离的目光中渐渐消失。被我珍藏了一个季节而不忍滴落的那一滴泪,清浅绽放,并渐渐洇开在发黄的纸页上,弥散着点点滴滴的情绪,如轻笛弦音,渐行渐远……

  指尖的沙漏,匆匆滑过。散落在季节轮回里的繁花,别过无数新叶。心间的尘埃,堆满重叠,风声掠过的阵阵,昔数抖落。思绪的怅然,任凭记忆轻叩流年的苍桑。如歌的寂寞,伴随着心的羁旅,孤单交错的步伐,直至天涯的终点。

  我曾经有过非常多的梦,有欢笑的,也有忧伤的,每个梦里都有你的眼神。

  时间都去哪儿了,看天上的鸿雁过往,看身边的孩童长大,看窗前的花开花落,看鬓前的丝丝白发,没看到时间的飞奔,只听到时间的滴滴答答,转眼,丢失了年华。

  你说热情在召唤,你说有爱伴你同飞!疲倦算什么?孤寂算什么?有爱恋才有幸福,这就是人生的艳丽。

  每一次,每一次亲眼目睹母亲的苦难,真的突然就惧怕了婚姻。可以说,我对男生从小有着不为人知的抵触,所以纵使在学校,我都极少和男生说话。女孩儿的花季,一段美好的时光,对于我,那时候唯有一心多赚钱,然后闲暇之余把自己交给了文字。看够了母亲的苦难,对婚姻我充满了莫名言状的恐惧。23岁的美好年华,还是一个不曾恋爱过的孩子。在以后的一些日子里,曾听到一个男孩在电话里的哭泣,心疼,却没有勇气去爱。逃跑了的我,直到26岁遇到了杰,当在他跟前肆无忌惮地哭完2个多小时,我所有的委屈和不易随着眼泪的渲泻而获得了内心的平静与放松,那一刻,我决定嫁给他。我想,假设有健康的父亲在,他定不舍得让我委屈,更不舍得我在某一天的夜里放开声音哭泣。

  我在这缘里挣扎,在这劫里沉沦,在这爱里我迷茫。我知道你和我是一样的,因为我在你眼里看见了同样的迷茫,虽然它常常只是转瞬即逝的。

免责声明:文章《时间记忆虚空听到季节野菜笼屉好像江南窝头喜欢面儿》来至网络,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!

[img]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fuyunmc.com/post/4630.html

评论